一木禾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笑而不语’

  拔剪刀……
  亮兵刃?
  月老摸出金剪的瞬间,几位龙首老者与龙族护卫,直接冲到了敖乙身前。
  一道道关注着此地的仙识,也都盯紧了月老手中的金剪刀……
  不只是这些围观群众搞不懂,就连李长寿都有一瞬被月老老铁的迷惑行为搞昏了头。
  怎么回事?
  是龙宫中弥漫着一股名为‘火冒三丈’的剧毒,还是这个名为卞庄的家伙,命中缺打、生来欠揍?
  一个见了要拔剑,一个见了直接拿剪刀……
  不管如何,李长寿总不能让月老真的失仪。
  玉帝陛下就在旁边监工,这不仅关系到天庭的威严,也关系到月老老铁的功德饭碗!
  李长寿手疾眼快摁住月老的同时,已传声低喝:
  “月老,这里是龙宫!
  咱们干啥来了!”
  月老一个激灵,顿时回过神来,但手中剪刀明晃晃地摆在那,已是收不回去。
  当下,月老眼神中带着几分求助,对面前的海神用力眨眼。
  这怎么应对?
  李长寿也是犯了难。
  让月老现场来段念词唱白,‘你看这剪刀它又亮又快’?
  这不还是失仪吗?
  瞬息之间,李长寿心底念头疯狂转动;
  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他已有了对策,立刻给了月老传声,教他如何遮掩此事。
  只见,月老提起的剪刀,顺势就直接拿到了自己手腕处……
  剪刀打开,咔嚓几声,月老在自己的喜袍袖口上,剪了两块红布下来,其上蕴含浓郁纯净的功德之力。
  月老视线余光略过那卞庄,看向敖乙,已是露出一幅微笑的面容,温声道:
  “入门之前,我先代天庭之主玉帝陛下,为两位新人送上这第一份贺礼!”
  一旁的敖乙和几位龙族高手,顿时松了口气。
  看月老刚才的模样,还以为要拿剪刀扎谁……
  当下,月老在那两块红布上,用功德之力凝成了四个大字——【新郎】、【新娘】;
  又将这蕴含功德之力的两块红布,递给了敖乙。
  按李长寿所交代的,月老笑道:
  “敖乙殿下,可将此物,分别佩戴于你与姜思儿殿下身上。
  佩戴时,你二人需面对面,互相念着彼此,将此物佩戴于对方心口处,喜衣之外。
  如此可讨个好彩头,寓意甜甜美美、相敬如宾。
  其他贺礼,按龙族规矩,稍后再奉上!”
  原来是送礼,还以为有事可搞……
  满堂宾客近半已经收回了仙识,顿觉无趣。
  “多谢月老!多谢月老!”
  敖乙将这两块红布捧了过来,而月老的喜袍袖口仙光缭绕,已恢复如初。
  李长寿在旁道:“乙兄,你不如现在就去为姜思儿殿下戴上。”
  “好、好!
  哥哥先陪月老前辈和诸位天庭来客,我这就过去找思思!”
  敖乙喜不自胜,暗中瞧了眼那边正双目无神的卞庄,捏着这两件红布,快步赶往了姜思儿所在大殿。
  有位龙族长老向前,接替敖乙,含笑请天庭一行九人入正殿入座。
  其他随行而来的天庭兵将,也有龙族高手接待,请去了偏殿吃席……
  按龙族大婚的规矩,得了请柬的宾客,不必带贺礼前来,也不会让客人们在入门时‘交份子钱’。
  拿份子钱来吃宴席?
  是不是瞧他们龙族不起,觉得他们龙族招待不起宾客还是如何?
  那简直就是侮辱他们龙族!
  不过,贺礼也是一份祝福,若是带了贺礼的宾客,可在大婚开始前、两位新人入场后,将各自贺礼拿出,当面赠送给两位新人。
  龙族大婚的主要流程,与南赡部洲俗世人族的婚典流程大致相同,但更复杂,也更讲究。
  刚刚情急之下,李长寿能想出这般办法,挽回了月老的‘职业生涯’……
  也算对得住他老铁了。
  李长寿暗中瞧了眼玉帝化身扮作的天将,心底思索着几种可能性……
  难不成,天庭缺兵少将已经到了这般地步,都需要陛下的化身亲自客串龙套?
  不至于吧。
  天庭再如何威名不显,几个金仙高手应该还是有的……吧?
  玉帝陛下的化身此时‘扮演’的,不过是一名天仙境天将,若是理智分析,这位陛下应该是想来凑凑热闹,或是为己方增加一份应变的实力。
  自己,又该如何应付?
  ……
  天庭一行九人的座位,被安排在了金鳌岛众炼气士侧旁。
  月老入门时,主殿中也有不少人影起身行礼,龙族高手大半都是坐立不动。
  而东海龙王只是坐在宝座上,对月老含笑点了点头,随后便继续装作不胜酒力,闭目歇息。
  让李长寿意外的,还是金鳌岛众炼气士的表现。
  截教众仙念着天庭是道门三位圣人老爷立下的,在月老走到他们附近时,各自起身与月老见礼;
  十天君之秦完,还过来寒暄了两句。
  月老发挥自己的职业特长,保持温和的笑容,不管来找他寒暄之人是谁,应对自如又不露破绽地问候几句。
  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顺势与月老九人一同入座。
  刚坐下,李长寿就传声问询月老,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月老面色有些尴尬,低声一叹,传声解释了几句。
  那卞庄泥人不断骚扰敖乙泥人,月老这十多年一直在纠结此事,疯狂剪掉卞庄泥人的红绳,刚才见到了正主,一时间实在没忍住……
  红绳,十二年不断……
  李长寿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卞庄,还真惹出了一丢丢乱子。
  沉吟了几声,李长寿坐在那陷入了思索。
  想的,是玉帝化身前来之事。
  看月老与同桌几人的表现,他们都是不知,身旁就坐着玉帝的化身。
  而玉帝的这具化身,似乎是顶替了一位原本就在天庭中比较活跃的天将,入座之后,也与其他人喝酒聊天,毫无破绽。
  如果不是玄都大法师提醒自己,李长寿定也分辨不出。
  该如何应对玉帝?
  思前想后,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装作不知玉帝在此,做好自己应做之事,提醒月老别给天庭丢脸,以不变应万变。
  与此同时;
  在那暖阁之中,大法师也开始问,刚才月老拿剪刀所为何事。
  大法师自然看出来了,刚才月老莫名激动了下,但当场被李长寿摁了回去。
  李长寿也不敢隐瞒,将他此前与敖乙去东海之东天涯海角、女装挫败西方算计之事,原原本本、十分详尽地解释了一遍。
  大法师一阵乐不可支,连说“不愧是你”。
  “长寿啊,你这心台到底如何生的?
  怎么都是些奇奇怪怪,又让人拍案叫绝的主意?”
  大法师话音刚落,李长寿还在踌躇,该如何不着痕迹地,将领导给的夸赞归功于领导身上……
  水晶宫中突生异样!
  一股磅礴浩瀚的威压,毫无征兆降临水晶宫!
  此地众多高手齐齐面色大变,还道来了什么绝世大能;
  水晶宫内外,数十万生灵齐齐抬头看向海面。
  这是……
  天威!
  突然间,四道金光冲入东海,转眼没入了龙宫之中!
  最大的一道金光,直接钻入月老头顶,月老身周仙光涌动,修为境界小小上扬!
  又有两股分量相当的金光,飞去了另一处大殿,没入了姜丝儿与敖乙体内!
  刚刚为彼此系上了‘新郎新娘’红布的敖乙、姜思儿,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哪里来的天道功德?”
  姜思儿惊诧地小声道了句,敖乙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这块小小的红布,眼底满是不敢置信。
  此时,龙宫主殿中,自龙族、到那些宾客,一群生灵的目光,都落在了月老身上。
  月老刚要说不关自己什么事,就听李长寿传声入耳……
  “保持淡定,他们问什么都不要多说,用笑而不语的表情,让他们自己联想就是了。”
  月老虽有些不明所以,但知道这是玉帝陛下所倚重的未来天庭重臣,立刻依言而行。
  这位老倌儿,含笑、眯眼,自顾自地夹菜吃酒。
  不多时,几位龙首老者前来此地敬酒,旁敲侧击,问询那天道功德如何来的;
  月老笑而不语。
  这几个龙首老者顿时明白了,这功德应是天庭所赠的贺礼,各自对月老表达了感激之情,龙族对天庭好感度瞬间拉高几个档次。
  敖乙也匆匆赶了回来,对月老敬酒道谢,问这两份功德从何而来。
  月老继续笑而不语。
  敖乙立刻明白了,这应是自家教主哥哥安排之事,对月老和一旁李长寿的纸道人,投来了感激的目光。
  很快,秦完带着两位十天君中的人物过来,与月老攀谈一二,问及刚刚那天道功德……
  月老持续……笑而不语。
  主殿中,这些重量级宾客所讨论的内容,都是‘为何天道会降下功德’。
  与月老同桌,某不知名的玉帝化身,端着酒杯敬了月老一倍,传声问道:
  “月老大人,此事应该也是海神叮嘱的吧?”
  月老依然笑而不语。
  这位陛下果断明白了点什么,低头思索了一阵,露出几分微笑。
  ‘仪式’功德。
  突听一位海族老者纳闷地道了句:“刚才不是有四道功德落下吗?第四道功德去了何处?”
  就听一龙首老者笑道:“那道功德去了两位殿下的新房。”
  众仙似懂非懂,但多少也能解释过去。
  那处暖阁有龙族阵法守护,寻常金仙都无法探寻;
  而在此地的高手,比如龙族几位长老、乌云大仙等等,用仙识探查那暖阁,也无法发现什么异常。
  只能当,那道功德之力,飞上了两位新人的床……
  第四道功德,自然是被李长寿得了。
  此时李长寿正在与大法师解释,这功德大概是如何来的;
  刚因卞庄之事笑了半天的玄都大法师,此刻又是一阵称赞,越看这个准师弟就越是喜爱。
  这点功德之力……
  其实也不能说‘点’,只从量上来看,已是相当于南海海神教十年的香火功德收成。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功德就是这么一点点积累,今后才能搞出来功德金身嘛……
  比起这点功德,李长寿当真盼着,接下来别出什么差错了。
  李长寿不断切换水晶镜,看一眼敖乙与姜思儿,瞧一眼月老同桌的玉帝化身,又看了眼龙宫附近龙族驻兵之地……
  总体来说,都是按他布置的在进行。
  “长寿,咱们要不要去南海逛逛?”
  玄都大法师道:“我方才推算了下,南海已汇聚起了血煞气息,怕是要有一场恶战。”
  李长寿仔细思索,道:“大法师,南海就交给龙族自己去应对吧,弟子觉得,咱们在此地静观其变,才是最佳选择”
  “善,”大法师轻轻颔首,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中,“何时需出手你就喊一声。”
  “谢大法师考验。”
  李长寿应了声,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水晶镜。
  可惜,总归是看不到南海之地。
  大法师神通虽强,却非无限,也只能在东海龙宫监察东海龙宫附近的海域。
  此刻那文净道人,已是带着一片乌压压的黑影,在南海海底某处海湾中藏身。
  她一身血裙,长发在海水中缓缓飘动,妖娆的身段散发着莹莹光亮。
  但她身后那片乌云中的数万生灵,只是跪伏不动,不敢抬头直视这位女王大人。
  突然间,海中金光闪烁,海水出现了一处狭长的‘空泡’,其内乾坤被划开,一只金光包裹的凶兽,自乾坤裂缝中飞出。
  这是一只三尺长的凶虫,浑身金光闪耀,背后有六把如刀刃一般的薄翼。
  自它身形判断,这大概……是一只金蝉。
  变态、咳,变异的那种。
  六翅金蝉径直飞到了文净道人身前十丈,背部薄翼刀芒散发出的锋锐之意,几乎能将文净道人脸蛋割破。
  文净道人哼了声,并不搭理这个‘同事’。
  而这金蝉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名面容清秀、笑容温和的青年道者,对着文净道人略微点头,淡然道:
  “道友这边,准备如何了?”
  文净道人道:“兵马已备齐了。”
  这金蝉点点头,言道:“按两位副教主的安排,稍后贫道随道友一同出手。”
  “哼,来拖我后腿!”
  文净道人没好气地道了句,那金蝉道人却只是淡定地笑了笑,自顾自地站在海水中,不再多说话。
  能看出,他们关系并不怎么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