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镇魂岛 > 第八章 胎息

  没有精心烹饪的墨鱼汤,散发着一股古怪的腥臭味,其实难以让人下咽,金闻到那个味道,都觉得有些反胃。
  但是仓井月还是把汤和肉全都吃下去,因为她知道,想让自己的宝宝活下去,她就必须把这些难吃的东西全都细嚼慢咽的吃下去,完全消化。
  母亲的伟大,可以让一个女人变得比最坚强的男人还要强大。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是他们漂流在海上的第三天。
  此时的大海上异常的安静,只有微微的清风,甚至掀不起多少水面的波纹。
  蔚蓝广阔的水面上,只有一辆在阳光下亮的耀眼的白色游艇孤单的飘荡着,缓慢移动。
  游艇在一天前便已经完全失去了动力,所有的存油都用了干净,船上三人的命运,则完全交给了海风,交给了命运。
  船尾深处的卧室内,一张舒适宽大的床上。
  仓井月半靠着床头,衣服敞开怀,半闭着眼睛,鼻子不时的发出一声闷哼。
  而一双大手正在她的胸前捻动着手指。
  如此暧昧的动作,但是俩人的脸上没有丝毫Y糜。
  女人似乎努力忍着某种痛楚,而男人则是目光澄清而专注。
  没多久后,金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应该没问题了,以后不会出现堵奶的情况。”
  仓井月安静的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一切完事,她的脸上才露出羞红。
  “嘿,你...怎么会这些?你是妇科医生吗?”
  金耸了耸肩,眼中似乎蒙上了一层看不清的雾气。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知道这些妇科医学上的东西,不过我潜意识感觉,自己应该不是一名医生,哦,不想这些,我会头痛。”
  说着,他拾起地上的射鱼枪,走向甲板。
  淡水和食物已经没有了,昨天开始,金就不得不成为一个海上的猎人。
  好在他运气不算太差,总是能或多或少的捕获到一些肉食。
  至于淡水,则更是不需要担心,在阳光如此充足的海面上,利用蒸馏法很容易获取淡水。
  可以看到甲板上就有这样一套简陋的设备。
  一张黑色的遮阳布,四周撑起,形成一个很大但是很浅的凹槽,里面倒满了海水。黑色最容易吸收阳光加热,可以看到上面的海水冒着显眼的蒸汽。
  而在遮阳布的上方,是金扯下来的,真皮沙发上的皮面。蒸汽遇到皮面,便会凝结成水滴,淡水的水滴。
  皮面呈四十五度角斜放在黑布上方二十公分左右,在最低的边缘处放着一个水盆,可以看到皮面底下,不断地有晶莹的水滴流入盆内,那就是蒸馏而出的淡水。
  设备虽然简单,但却可以让三个人活下去。
  金托着射鱼枪跃入水中。
  他借着跳跃的惯性,让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的向深处下沉,因为越向深处,就更容易获取食物。
  然而,他今天很显然运气并不好,因为这片海域内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生物游动。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多深的水下,但是胸口传来憋闷的压力让他肯定,现在最起码是在十米深度以外。
  头顶的水下射灯还有些电力,他低头看向水的更深处,似乎看到一些黑影在游弋,体型不小。
  “看来还要向下才行。”
  但是他已经觉得胸口滞闷难忍,只能先回到水面换气才行。
  想到这,他一扭腰向上浮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下面那看起来不小的黑影似乎被金旋腾的水流声惊扰。
  只见那四米长的身影先是静止与水中片刻,下一秒则猛的一甩尾巴,快速的向上冲过来,直奔金的双腿撞过来。
  那是一条黑色的枪鱼,尖利的前吻和牙齿在几米深的水下,依旧反射着冷冷的幽光。
  感觉到身后水波流动的异常,金意识到危险,急忙一甩手,射鱼枪上一米多长的鱼箭弹射而出,随后他才转过头来看过去。
  “噗!”
  一团殷红的血雾随着鱼箭刺入那条枪鱼的头顶弥漫开来。
  刺痛让那条枪鱼全身猛地抖动了一下,但是它并没有后退,反而激起了凶兴,速度更快的冲向金的身体。
  金来不及回到水面换气,急忙向旁边一闪身,顺手抓住牢牢扎在枪鱼身上的鱼箭,双腿猛的一夹,双脚尖直奔枪鱼的双眼踢过去。
  水下听不到声音,但是却可以看得清。
  哪怕有水的阻力,但是金那前段带着夹层钢板的军靴还是成功的踢爆了枪鱼的双眼,冒出两团血雾。
  没有了视觉,这条四米长的大家伙终于慌了神,它死命的扭动着身体,不辨方向,好像无头苍蝇似的,在水中乱蹦乱跳。
  金不敢松开手上的鱼箭,因为一旦离开枪鱼的身体,自己很可能在这疼疯的家伙乱撞下小命呜呼。
  但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金甚至已经开始眩晕,他知道,自己若是不马上回去水面换气,很可能会直接晕死在这里,那样的话,可能更加危险。
  他使劲的咬了一下舌尖,让脑子清醒起来,观察枪鱼的动向,寻找着最佳离开的时机。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但是他依旧没有找到安全离开的机会,这条枪鱼并不向深海下沉,而就是在这距离水面几米的地方画着圈的盘旋,想来也是疼晕了头。
  “不行!不管死活,必须去换气!”
  金下定决心,准备冒险松开鱼箭。
  可,就在这时候,他觉得眼前似乎有些金色的光华闪了一下眼眸。
  那是他胸口的挂坠发出的光。
  金仔细观察过那个挂坠,毕竟那是自己醒来身上就带着的东西。
  但是那挂追上只有一个漂亮女孩的照片,可悲哀的是,他丝毫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个女孩。
  此时此刻,发出光华的,就是那个看似平凡的金色挂坠。
  也就在那光华弥漫自己脸面的顷刻间,金顿时心中惊讶同时带着雀跃。
  惊的和喜的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胸口窒息的感觉消失了。
  能让窒息感消失的唯一办法就是口鼻畅通的呼吸,很显然,在水下他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但是事实上,他的的确确在呼吸,口鼻做不到,但是身体的其他地方却办到了这一点。
  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金永远无法相信,自己的肚脐竟然可以在水下呼吸。
  虽然在他脑海里有着一些关于胎息的知识,但是他记忆里的胎息,仅仅是一种加深肺叶呼吸能力的气功法门,绝对无法做到真的用肚脐呼吸。。
  然而,此时他做到了。
  “或许,是这挂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