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镇魂岛 > 第七章 婴儿的食物问题

  四野里安静下来,太阳在远远的天边缓缓吐出金边,白色的水汽开始蒸腾在摇晃的蓝色水面上,就像是绚霓童话的背景。
  海狼号应该被甩在了身后远处,金松了一口气,心情舒缓下来。
  紧绷的神经一松,疲惫感立马席卷全身,他看着太阳判断了一下水浪的方向,应该是西南风,这让他不由得暗自庆幸。
  这个月份,清晨的海面有如此清晰的蒸汽,他们所在的位置应该是靠近赤道的纬度。
  他和仓井月的目的地是一致的,都是某洲中部雨林之中的那座小城,莫须市。
  那么他们应该行进的方向正好是向西或者西南而行。
  要确定这一点,还需要晚上观察星象才好确定,不过大致方向不会差。
  他关闭引擎,沿着驾驶座位旁边的餐厅向后内走去。
  这个仅仅八米多长的游艇内部非常宽敞,布局合理。
  驾驶座位与厨房和餐厅相连,再向内则是一个不大的会客厅,沿着会客厅向下走三阶台阶,就是一个宽敞舒适的卧室。
  仓井月抱着女儿靠在客厅的环形沙发上已经睡沉,那两个月大的女婴靠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盖着毯子,也自睡得安稳。
  这一夜的惊险,让这个年轻的小女人疲惫不堪,甚至在睡梦之中,脸上还带着恐惧的表情。
  她只围了一个毯子逃出货轮,如今毯子用来包裹婴儿,仓井月的身上自然没有了遮掩。
  这里虽然靠近赤道,但是毕竟在深海内,且这个季节应该是南半球的冬季,清晨还是有些微凉,仓井月那白皙娇嫩的皮肤上,起了很多鸡皮疙瘩。
  陶渊担心她这样睡着,醒来怕是就会受凉感冒,当下也不避嫌,先把裹着毯子的婴儿自仓井月已经放松的手臂间抱起来,送到船尾卧室的大床上安顿好,然后再回到客厅,把沙发上不着寸缕的仓井月横抱起来,送到卧室的睡床上。
  厚而轻柔的被子盖在仓井月的身上,就见她缩了缩肩膀,身体团成婴儿在母体内的姿势,脸上紧张的表情终于舒缓,舒服的哼了一声,睡得香甜。
  金扛着疲惫沉重的眼皮,来到紧邻卧室的卫生间内,这里也是一间小浴室。
  他想冲洗一下身上咸黏的海水,但是打开淋浴器之前,他猛地想到这里是深海,他们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岸边,淡水无论如何也不能如此奢侈的浪费。
  想到这里,他只能放弃一个舒适的热水澡,只是稍微冲洗了一下后心的伤口,随后寻了一条毛巾,来到甲板上。
  说来也奇怪,那后心的枪伤似乎并不严重,仅仅是破了皮肤肌肉,金能感觉到里面并没有子弹停留。
  甲板这里有一个瑜伽垫,想来仓井月很喜欢练习瑜伽。
  金脱去衣服,躺在瑜伽垫上,感受着早晨的阳关温暖的洒在身上,不断干燥着黏糊糊的身体,他也在这过程之中,用毛巾擦拭身体的每一处。
  不能用淡水洗澡,那么日光浴是最好的清理身体卫生的方式。
  也许是太过疲乏,金在阳光下擦干净身体后,竟然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沉睡过去。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中,金看到了很多恐怖的怪物,能动的石头人,长着人脸花纹的罂粟花,全身爬满多腿甲虫的女人,一个脸上充满喜感的胖子,坐在山洞前,披着白色皮毛钻木取火的恬静女孩......还有一个绝美的身影,美到让人窒息的女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把他在睡梦之中唤醒。
  金急忙坐起来,眼中没有丝毫刚睡醒的迷蒙,而是澄清醒目。
  他起身迈步来到深处的卧室内。
  仓井月似乎也是刚被婴儿的哭声吵醒,眼皮有些浮肿,唇上缺少血色。
  她抱起婴儿,摇晃着手臂,混没在意自己赤着身。
  金的脚步声让仓井月抬头看过来,只一眼,很明显那眼神一愣。
  随后,仓井月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囧境,忙说道:
  “你晒伤了,旁边的柜子上有护肤乳,你快点擦一些,顺便帮我拿件衣服,谢谢。”
  她说着,忙用手把被子往身上遮掩,那没有血色的脸终于有了一些红润。
  金没有说话,在旁边的衣柜里找了一圈,发现全都是T台风的睡衣裙子之类,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套宽松的棉麻瑜伽服。
  把衣服放到仓井月的面前,金就准备给自己脸上抹点润肤露,因为在柜子上的镜子内,他看到自己那晒得棕黑的脸。
  “嘿,金,帮我拿条底裤来......”
  说着话,仓井月的脸更红润了,就像富士山下的苹果。
  金忙又在衣柜格子里找了半天,这次不需要挑选什么,因为全都是T字款,也不知道这妮子为什么喜欢这样的款式,会舒服吗?
  把底裤递给了仓井月,俩人各自忙碌。
  淅淅索索后,仓井月那颗乱蹦的心终于舒缓下来,那套原色的棉麻瑜伽服在这女人身上,更添了一份沉静的美。
  而金的脸上涂了润肤乳后,真心是又黑又亮,这倒是正应了他要去的地方。
  婴儿依旧在哭,声音都有些嘶哑。
  “孩子一定是饿了,你喂奶,我去开船。”
  金说着,正要迈步离开,却听到仓井月在身后说道:
  “游艇内没有奶粉,怎么办?”
  金回头看了看仓井月,以及那宽松衣服都无法掩盖的丰满,沉吟片刻,说道:
  “你...不是有吗?”
  仓井月摇了摇头,说道:
  “自她出生,便一直是吃奶粉的,我...并不多,而且我已经退奶快成功了。”
  金这才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仓井月的时候,她喝的就是炒麦芽茶,那本就是退奶的方剂。
  “我看看,这里有什么可以给孩子吃的东西。”
  金在厨房翻弄了半天,结果只在冰箱里找到了一些还算新鲜的水果,以及一些巧克力,全麦面包,可乐这样的零食和饮料,连鸡蛋都没有一个。
  这些东西是没办法喂给婴儿吃的,而且数量很少。
  婴儿的哭声不断,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出问题。
  无奈之下,金只好把那些全麦面包弄碎了一些,混在淡水里,用锅慢熬,直到成为稀糊状才盛出来降温。
  小家伙对盛着麦粥的汤勺很抗拒,扭头躲避着不说,哭得反而更大声。
  最后没办法,仓井月只好把麦粥送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在对着婴儿的嘴巴,用舌头慢慢推送进去。
  这样很不卫生,但却是唯一的办法。
  有了一些食物下肚,孩子终于停止了哭泣,正是嗜睡的时候,吃饱了后边迷蒙这眼睛,很快沉睡过去。
  “你再睡一会吧,我去开船,希望能够早一点靠岸。”。
  说着,金回到驾驶室,在启动引擎之前,他把并不多的墨鱼干用淡水浸泡,这东西对女人身体有着很好的补益,尤其是奶水不足的母亲。
  可怜的仓井月,退奶刚刚要成功,马上就要走上催乳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