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佛系Dota魔王 > 第五十一章 虚伪的学渣联盟

  和老友谈事就是痛快,三下五除二,这事儿就算定下了,说来也怪,三人组里智商最渣渣的我,反而是最经常拍板做决定的那个——嗯,换个角度想想,很多公司,领导都很蠢,这么一看,好像也没毛病。
  因为和他俩,两辈子相处时间加起来都快30年了,所以人品还是放心的,不怕出现什么另起炉灶,或者干完把钱黑了的幺蛾子——这也是拉他们入伙的最根本原因。
  于是说定之后,就赶紧把自己手里整理的基础材料、行动计划发给他们,让他们去浪费脑细胞认真研究吧。
  而我——
  “拆黑之王”,上线!
  兴冲冲的再次登录战网,正准备赶紧逮一个倒霉黑店练练手呢,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妈的我该怎么分辨哪个是黑店呢,那种起名整齐划一的还好说,其他的很难辨认啊。
  恩?看到一个房间5个人半天了,也没进去第六人,这个估计就是黑店了吧,而且八成还是有点名气的,所以房间里才没人不耐烦先走,同时也半天没人敢进去,于是果断进入房间。
  哎呦卧槽,巧啊,看到5个人名字前面整齐划一的bupt,哈哈,这不是北邮校队那几个人吗?“张队,早啊~也没去上课哈”
  张队和上次被我挤去打辅助的solo都在对面,几个人本来说上战网练习练习(虐虐菜),想着装装b把校队队名挂了上去,没想到路人们一个个精得很,全都不进来了,刚想改名,居然来人了,一看id,呵,口气不小嘛,拆黑之王?
  “嗯,咱们认识?”看到我的留言,张队一脸懵比的回道。
  “我啊,叶骁,刚改了了id哈,真巧哈”
  “哈哈,是啊”巧个头!怎么碰上你这个怪物了?但张队也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赔笑,“那个,要不要一起?”
  “不了不了,你们5个人我就不去捣乱了,等会正常打就行不用让我哈”所以我等会虐你们也不会顾忌的了。
  没几句话的功夫,房间总算满员了,直接开游戏,张队他们虽然对上我有点虚,但心想毕竟是5黑打路人,那应该还是好打的吧?
  才怪,打完之后,校队五人欲哭无泪“什么狗屁拆黑之王?杀熟之王吧?真的是毫不手软啊……算了,输了游戏,还有人生,以及下一把”
  于是灰溜溜的把id前面的bupt去了,继续五黑走起,无辜的路人对不起了,我们必须使劲虐虐你们,才能抚慰自己受创的幼小心灵了……
  然后,张队他们就又看到了,一个顶着“拆黑之王”id的选手,飞速进入房间,然后老老实实的蹲在6楼……
  “张队,又碰上了,好巧哦:)”
  巧你个大头鬼!“不是,哥,您别盯着我们一家虐啊T^T”
  “瞧您这话说的,我不是针对您,我是说在座的各位……不对,我是说我最近不是给自己特训呢嘛,就想找点黑店打一打,但除了你们,其他还有哪些厉害的黑店我也不认识啊。”我冤枉,我无辜,我中了天真无邪的毒。
  “那我们你也打过了,我们也不厉害啊,哥们你再去会会其他高手去?”
  “也是,”我非常同意张队他们对自己的评价,“要不,张队您见多识广,告诉我下战网里还有哪些厉害的黑店呗,还有他们的id,我去找他们去。”
  “妈的,你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呢”不过想起上一把的惨痛记忆,绝对让张队无法回绝这个提议,“行吧,那我中午找找就发给你。”张队觉得自己有种给皇军带路的罪恶感。
  “那敢情好,来,张队,正好有时间,我就再讨教一把了:)”
  “………………”
  “我现在就tm给你发还不行吗”
  〒▽〒
  20分钟后,开开心心的我看着到手的战网高手名单,尤其是几个校队班子,基本应该算是这些黑店中的极品了,有一种大众点评上被种草,然后迫不及待的准备去拔草的感觉。
  一看也到饭点儿了,准备先吃饭吧,“哎,庞迪,咱俩一起点南门的外卖吧,上次那个炒土豆丝和回锅肉还不错哈。”
  庞迪拍拍自己的肚子“这个可以有”直接给那家饭店打过去电话订餐——那时候饿了吗或者美团可没像现在这么遍地都是。
  等饭期间肯定也不够再开一把了,干脆放松放松凑过去看庞迪玩啥呢。结果居然是周董、毕姥爷和西野翔一起拍的mv,哎呦不错哦,周董不仅歌唱得好,演技也在线,时而猥琐,时而深情,完爆现在各色流量小鲜肉嘛,就算剃了光头还是这么帅~
  ⊙▽⊙
  “骁,你怎么今天也没去上课啊?”庞迪估计也挺意外。
  “嗨,上课有啥意思,反正过去也是不好好听,还不如在寝室呆着呢,大不了就是补考呗~”
  ╮( ̄▽ ̄)╭我随便过着嘴瘾,其实有着上辈子的记忆,想挂科还是有点难度的。
  “这个可以有,补考咱俩坐一起哈。”庞迪瞬间觉得不孤单了,有种找到了战友的兴奋感。
  哎,可怜的娃也忒单纯了吧,难道高中的时候没经历过那些贼虚伪的学霞吗?每次一考完试,对答案的时候,叫的比谁都响,哎呀我考砸了,哎呀我错了好多,blabla,结果一出分全班第一,呵呵呵呵,真想让紫霸仙子一肚子把他们坐死。算了,等期末的时候还是帮庞迪“押押题”吧,都是一个宿舍的能拉还是拉一把。
  就在我们这边把东尼大木版本的《发如雪》、《夜曲》、《七里香》、《借口》、《简单爱》、《黑色毛衣》都看了一圈还没等来外卖的时候,实在有点憋不住了,赶紧又给饭店去个电话问问,得到的回复是“马上就到了!”好,我等。
  实在没事干,我俩又开始看海绵宝宝……等看了两三集,我觉得我俩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的时候,实在饿得挨不住了,校门口的外卖,一个多小时还没送达?坑爹啊这是。不得已只能搀扶着外出觅食了。
  等我俩刚要下楼,庞迪的电话倒是响了,告诉我们外卖到了。
  呵呵,也就是我俩都是旷课小王子,要不这点都该上课了,你是准备我们端着外卖听课吗?
  庞迪邪性一笑,答道,“稍等一下啊,我们‘马上’就下去拿”,回头冲我一乐,“走,下去看那傻逼去。”
  Goodjob!正合我意,给你32个赞哦,(*°∀°)=3我俩若无其事的走到楼下,看着一个外卖小哥左顾右盼的还等客户呢,分外解恨。
  这里会不会有善良正直的读者指责我啊——
  “哎呀,外卖小哥也不容易嘛,大热天送外卖多辛苦啊。”
  “你们这么搞,不是害人的呢吗?点了却不要(那时候是拿到饭才给钱),不是害饭店和外卖小哥呢吗?”
  “肯定是高峰期人多,应该多多理解才是啊?”
  “你想想要是你们送外卖,被这样对待什么感觉?”
  呵呵。
  不好意思,曾经那个小时候见到乞丐会可怜给钱,见到哑巴兜售工艺品会买的纯良少年,泛滥的爱心早喂狗了。
  现在的我,看到街边的卖唱歌手,如果好听,绝对不吝钱财表达我的支持,而可怜的乞丐?对不起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 ̄▽ ̄)╭
  坏的冒泡,总好过呆傻或者虚伪的白莲花,问心无愧,把酒高歌,这就是我的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