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仙职员 > 第五十章 遗憾吗?
        赵陵君以为孟雪一定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可是等赵陵君一下子推坏了卫生间的门冲进去的时候却差点和孟雪面对面的撞成了一堆。 
          “小白….。”而站定之后一看清如同失魂落魄的孟雪怀里抱着的绒球一样的小猫的时候赵陵君就也忍不住出了一声惊呼。赵陵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卧室里怎么也找不到的小白居然会在卫生间里。 
          而看到孟雪怀里一动也不动的小白和孟雪眼里的泪水的时候赵陵君的心就沉到了谷底。 
          “小白它…它怎么了?”赵陵君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颤抖的语气变得平和一点。 
          “它….。”孟雪一句话没有说完就忍不住流着泪抱着小白扑进了赵陵君的怀里。 
          孟雪飞舞的青丝一下子迷乱了赵陵君的双眼但是赵陵君却没有觉得一点的意外。 
          “它好象不行了…。”孟雪的眼泪打湿了赵陵君的胸膛。“我怎么碰它它都没有反应。” 
          赵陵君一听到孟雪的话就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拥紧了抱着小白的孟雪但是当小白一下子贴住赵陵君的时候赵陵君却突然现了什么。 
          “它还没有死我感觉得到它的心跳。”赵陵君兴奋的说。 
          “真的?”孟雪也一下子从赵陵君的怀里抬起了头把小白从赵陵君和自己的怀里抱了出来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它真的有心跳。” 
          刚把小白贴在自己耳朵边的时候孟雪兴奋的喊了一句可是片刻过后孟雪眼里兴奋的光芒却又暗淡了下来。 
          因为小白虽然还有心跳但是小白的心跳却实在是太微弱了似乎随时都要停止一样。 
          “它是比你早一天吃下这颗药的?” 
          在静静的看着赵陵君用了n种方法却也没能让小白苏醒过来的时候孟雪静静的看着赵陵君问道。 
          “是的..。”赵陵君深吸了一口气赵陵君在回答的时候没有看孟雪也没有看静静的窝在沙里的小白。因为这个时候赵陵君无论看孟雪还是小白都会没来由的一阵心痛。 
          所以赵陵君当然也没有看见当自己给出了确定的回答之后孟雪脸上一闪而过的如同做了个最重要的决定般的坚定表情。 
          “我想去你的浴室洗个澡可以吗?” 
          正当赵陵君正在低着头暗自伤神的时候却听见孟雪这么对自己说。 
          “当然可以。”赵陵君一抬头看见满脸红晕的孟雪的时候才突然想到两个人经过一下午的折腾之后现在身上确实已经比乞丐还要狼狈是该好好的洗个澡了。 
          “我可以穿你的衣服吗?” 
          “可以。我的衣服都在衣柜里你随便拿吧。”一想到有个活生生的美女就要在自己的浴室里洗澡原本觉得自己情形不妙的赵陵君就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 
          等到浴室里的水声响起好大一会之后,躺在沙上静静的想自己应该在变得和小白一样昏迷不醒之前到底要做些什么东西的赵陵君,才突然想起来卫生间的门已经被自己推坏了。 
          “卫生间的门都坏了孟雪就在里面洗澡她也不怕我就这样走进去?”  
          “如果孟雪什么都不穿的话她的身体是不是更会美得让人窒息?”赵陵君的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了这个想法。 
          “受不了了我还是去拿杯冷水喝吧。”在这个时候,赵陵君觉得自己再躺在沙上想下去的话,就真的有可能冲进浴室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于是,赵陵君就走进了厨房,在餐桌上拿了个玻璃杯子出来,准备到客厅的饮水机上去倒杯冷水喝喝,给自己降降温。 
          可是赵陵君拿了杯子还没走到饮水机旁的的时候,赵陵君就听见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了,然后赵陵君听见了浴室的门咯吱的一声开了。 
          “你洗完了?”赵陵君如释重负的转过了头问走出卫生间的孟雪,心想,这下自己天人交战的日子终于可以结束了。 
          可是才一回过头,赵陵君就浑身一震,手里的玻璃杯子也一下子掉到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随着玻璃杯碎裂的时候出的砰的一声清脆的响声,赵陵君也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轰然一响,一时之间赵陵君失去了所有的想法。 
          孟雪静静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看着傻傻的呆着不动的赵陵君。 
          孟雪的身上穿着的是赵陵君的衬衫。 
          但是衬衫下面孟雪却什么都没有穿。 
          赵陵君的衬衫只堪堪覆盖住孟雪浑圆如玉的臀部,而孟雪的雪白细腻笔直修长的双腿几乎全部暴露在空气之中。
          赵陵君也曾经幻想过孟雪的**有如何的完美,可是这个时候赵陵君才明白,真实的孟雪比自己幻想中的要动人百倍。  
          而孟雪看见赵陵君的反应之后虽然脸上一下子布满了红晕但是却朝着赵陵君慢慢的走了过来。 
          看着孟雪在自己的薄薄的衬衫下若隐若现的完美胴.体,赵陵君的双脚就象灌了铅一样一动也动不了了。 
          直到孟雪走到赵陵君面前,赵陵君都几乎可以感觉到孟雪吐气如兰的呼吸的时候,赵陵君才如梦初醒般的问道:“你…。” 
          赵陵君想问孟雪为什么要这样但是赵陵君的一个你字才出口赵陵君的嘴就被孟雪的嘴给堵住了。  
          赵陵君觉得自己好象一下子就死了。 
          直到孟雪紧紧的抱着赵陵君微微的喘气的时候赵陵君才感觉自己慢慢活了过来。 
          而在孟雪突然吻住自己的时候赵陵君就已经明白了孟雪为什么要这么做。 
          “孟雪不要这样。”孟雪温软如玉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赵陵君的身上可是赵陵君的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悲伤。“我或许….。” 
          “你个臭流氓。”孟雪一下子抬起了头美得让人窒息的脸上布满了红晕。“难道你说过的话不算吗?” 
          “我说过什么了啊?”赵陵君怔了怔。 
          “你说过我是你的女人的。”孟雪紧紧的抱着赵陵君看着赵陵君的眼睛说。“难道你今天下午说过的话你就忘记了吗?” 
          “那….。”赵陵君很想说那是胖子他们说的可是想想自己从头到尾也没有否认而且在打倒胖子和高个子的时候自己说话的意思倒好象真的说了孟雪是自己的女人。看着孟雪清澈透明的眼神赵陵君就又是一阵感动但是越是这样赵陵君就觉得自己不能轻易就把孟雪按倒在地。“可是我说不定就只有一天的生命了。” 
          “我不管你有多长的生命。”孟雪的眼睛中又出现了泪光“我只知道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我只知道我要成为你真正的女人。” 
          “我…。” 
          赵陵君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赵陵君才说出一个子嘴就又被孟雪用嘴给堵上了。 
          好大一会之后赵陵君才从又一阵眩晕中活过来。 
          在拼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在自己还能保持住自己最后的一丝清醒的时候赵陵君终于说出了自从孟雪执意要跟自己去七里巷的时候自己就想问的一句话。“你当初怎么会喜欢上我的?” 
          “你还记得当初我们公司组织的那次秋游么?” 
          “是去普陀的那次?”孟雪微微的喘息声让赵陵君又一阵心跳加。 
          “你还记得那次在大巴上有一个孤单的老人晕车吗?” 
          “记得啊。那跟你喜欢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时一车人人人都想远远避开他就只有你去主动照顾他。”孟雪看了看赵陵君说。“对一个陌生的老人你都这样当时我就觉得你这人挺好。可是当时我也没觉得自己特别喜欢你直到那个小医生去找你的时候我才现我早已经喜欢上了你。” 
          “不是吧就这一点?”赵陵君有点傻。 
          “当然不只这一点。”孟雪红着脸看了看赵陵君忍不住笑了。“要是你比张长生长的还要粗犷比萧平长得还要胖我才不会喜欢你的。其实你的脾气不错而且人也长得满帅的。” 
          “哈哈。”赵陵君忍不住大笑了两声笑完之后赵陵君忍不住就狠狠的一口亲在孟雪的红润的小嘴上。 
          “轻一点我怕疼。”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孟雪用呻吟般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可是赵陵君却如同睡着了一样。 
          当感觉到赵陵君的**的胸膛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心跳声的时候孟雪的泪水弥漫了眼眶。 
          “怎么会这样小白不是直到今天才昏迷不醒的吗?难道我终究无法成为你真正的女人吗?”孟雪紧紧的抱着一动不动的赵陵君任自己的泪水肆意的流淌在自己完美如玉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