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一百零五章 魔文译文

  “终于完成了!”
  夜雨长舒一口气,忙是按压两个太阳穴,以放松大脑。
  “这个楚皇,费了这些心思,终归还是被我全部破解开了,只不过浪费我许多脑细胞!”
  看着恢复模样的译文,夜雨陷入沉思。
  他盯着复原的译文向灵骨问道:“上面所写,你也看见了,可知道写了些什么东西?”
  灵骨却是说道:“我也不解其中意思!”
  夜雨默默点头,拿起复原的译文朗声读道:“尊敬的西亚大人,此次战役一举毁灭圣雪殿,击杀圣雪殿十大高手,包括一名入世之境的巅峰者,整个雪之境全部沦为西亚大人的奴地!”
  “金银彩帛取之不尽,更有各类宝物不计其数,征用圣雪殿为行宫,已将所有物品系数放入圣雪殿,以下是宝物详单,恭迎西亚大人随时巡查!”
  后面皆是一些宝物的名称,包括兽器、仙草、明珠、陨矿、法宝等一千多样!
  读完之后,夜雨暗暗思忖。
  雪之境他知道,就是李雪学佛之地。
  整个雪之境常年落雪,更是佛教昌盛。
  可是从未听过什么圣雪殿!
  不仅如此,其中所说的入世之境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简直闻所未闻!
  “看来此事一时半会也得不到答案了!”
  将复原的译文团成团,催动魂力化为灰烬。
  夜雨拿起错乱的译文,往麟德殿去了。
  到了麟德殿,只有楚皇一人站在大殿里。
  夜雨知道,魔文之事不宜有外人知晓,故而走到楚皇身边,直接将错乱的译文塞进楚皇的手里。
  他笑道:“您老人家真是费尽心思了,弄得这么乱,就不害怕自己也复原不了了吗?”
  楚皇打开纸张,双眼放光,随口说道:“还是那句话,牵扯一些隐秘,你知道了也不是好事,我也是为了你好!”
  看了半会,楚皇将纸张收起,对夜雨笑道:“这次多谢了,明日对付吴家,我必定全力以赴,来人啊,请皇子楚言!”
  夜雨坐在一边,也不说话,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不一会,有一个少年,身穿金黄色的刺绣袍子,跟在楚锦颀的身后,进入麟德殿。
  此人正是皇子楚言,面相温和,只是眼睛有些小,更有些无神,整个人似若没睡醒一样,十分没有精神。
  “父皇!”
  楚言恭敬的行礼,一旁的楚锦颀却是嬉笑着瞥了一眼夜雨,蹦跳的走上龙台,挽起了楚皇的胳膊。
  对楚锦颀笑了笑,楚皇脸色一变,点头道:“起来吧,这位是东方雨先生!”
  “见过东方雨先生!”
  没精神的楚言又是对夜雨行了一礼。
  夜雨连座位都没起,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便是打过招呼了。
  楚皇继续说道:“明日,就是我们楚家和吴家一切恩怨了结之时,这些年,吴乘风仰仗军功,肆意妄为,完全不把皇权放在眼里,我也不妨告诉你们,你们的姐姐楚流曦就是被吴乘风害死的!”
  “什么?姐姐不是被魔兽杀死的么,怎么是被吴乘风害死的?”
  楚锦颀甩开楚皇的手臂,震惊之余,更是悲伤。
  没精神的楚言也是浑身一震,吃惊不已,狭小的眼缝里露出寒意。
  “没错,你们的姐姐不是被魔兽所杀,这是吴乘风编造的谎言!”
  楚皇擦拭老泪,深情的说道:“流曦生前最疼你们两个了,明日,我们一定要给流曦报仇!”
  “父皇,说吧,我们怎么做?”
  楚言看似平静,却内心早已澎湃,只是他是个内敛之人,外表看不出来罢了。
  楚锦颀在一旁也是拼命的点头。
  楚皇道:“明日是吴乘风的儿子吴擎苍和传星国三大上古世家雨家的雨凝雪联姻之时,届时我会称病,由你们两个代表我参加此次联姻,而东方雨还有一位叫安阳的少年,会伪装成你们的护卫,和你们一起进入吴王府!”
  “因为吴巨手握禁军,我会亲自出面,将禁军调离郢都,削弱吴家一切的外围力量,届时东方雨和安阳会对吴家发难,你们两个只要暗中配合就行!”
  “一旦吴家鱼死网破,消灭他们的事情就交给我和东方雨了,记住了,你们明天的任务就是帮助联姻时东方雨对吴家的指控,其他不要妄动,可明白了?”
  楚锦颀点头,楚言却是有些不解的说道:“吴王府高手如云,单凭东方先生......”
  他看夜雨年纪与自己差不多,一个少年如何能撼动强大的吴王?
  夜雨嘿嘿一笑,他自知楚言的意思,却一点解释的兴趣都没有。
  “你不必怀疑东方雨先生的能力!”
  楚皇刚一说话,一旁的楚锦颀拼命的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楚言,你可不要小瞧这个家伙,这个臭贼可是厉害呢,当然,就是有些不要脸!”
  喝茶的夜雨差点呛死,他瞪着楚锦颀道:“要夸就夸,要骂就骂,又骂又夸你说你矛盾不矛盾!”
  楚锦颀一跺脚道:“你看看,这个臭贼多讨厌!”
  楚言微微一怔,楚锦颀的秉性他再了解不过,虽然胡闹,但却心高气傲,更让她都承认强大之人,必定有过人之处。
  “父皇,我知道了!”
  他虔诚行礼,况且能让父皇托付大事之人,决然不会简单。
  楚皇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皇位迟早是你的,可是你太过稚嫩,遇见的风浪也少,这次,正好是一个好的历练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多向东方雨先生学习,我们阜南国的未来,可就看你了!”
  夜雨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打住,可千万别让你儿子跟我学,一来他学不会,二来你就不怕他学坏了!”
  本还严肃的楚皇顿时被夜雨给气笑了,指着夜雨骂道:“你呀你,锦颀说的不错,你就是个无赖啊!”
  “打住打住!”夜雨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你们一家三口好好培养感情,我就不打扰了!”
  楚锦颀跳起来问道:“你去哪?”
  要不是楚皇拉住她,她可就追了过去了。
  “我去法宫,该准备的你们再好好准备一下,明日,我们给吴家送葬!”
  夜雨一溜烟不见了,楚锦颀甩开楚皇的手,不满的说道:“老头子,你拉我干什么?”
  望着夜雨消失之地,楚皇叹气说道:“他有正事要办,你就别去打扰了,还有,女儿啊,我问你一件事,你可要老实回答!”
  “什么事?”楚锦颀大眼眨巴。
  “你是不是喜欢东方雨?”
  楚皇忽然问道,这几日他看的清楚,女儿的心似乎被夜雨给勾走了。。
  “没有!”
  楚锦颀一跺脚,红着脸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