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龙麒决 > 第二十八章 传承

  “我依稀记得,神枪谷少主以一敌二,任他道法再高,在面对两位同是少主身份之时,也已经堪堪只剩了招架之力。后来不知是谁施展了道法,天际黑云逐渐下沉,不肖一会儿便吞没了他们三人的身影。”潘心诚徐徐说着,脸上的表情似乎含着淡淡地伤怀。
  于霜听得竟是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他皱了皱眉,问道:“后来是我爹救了神枪谷的少主吗?”
  潘心诚向他看了过来,决然道:“不错”。
  “他们都被黑云笼罩了起来,我抬头看着天上,却是看不进这乌云里面。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何事,就在这时,我清晰的记得,从东天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声,仿佛是从苍穹之上传来,随后便听到一人施展道法,一声大喝‘风起’,亦是从天上传来,如同雷鸣,响彻大地,那正是师傅的声音。漆黑夜空,漫天黑云,如同狂风扫叶一般,被一阵劲风遣散了开去。。”
  于霜听到此处,眼中满是羡慕之色,不光于霜,就连潘心诚的脸上也漏出了无比崇拜的神情。
  于霜急道:“潘叔叔,你快说啊,后来怎么样了?”
  潘心诚嘿嘿一笑,道:“随后我就看到,天空中莫名多了九道身影,有的身背长剑,有的手执羽扇,还有一人背着一盘硕大地算珠,身形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渊渟岳峙地站在‘秦天教’‘雷神殿’两位少主的对面。适才还在血战的神枪谷少主,此刻已经昏迷不醒,被他们身后地一个高个男子抱在怀中。”
  “还有一人,一身白衣,傲骨临风,正自手执七色羽扇站在那八人与魔道两位少主中间。”
  “那是爹吧?”于霜喜形于色,展颜问道。
  潘心诚飒然一笑,忽的站了起来,将手中玉扇再次打开,扇了两下,适才脸上的黯然之色此刻已经荡然无存。
  他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才悠悠的道:“不是师傅,又会是何人?师傅带着他建立的组织‘光’,此刻前来驰援紫阳城。这时候我看到,魔道两位少主并排站着,小声嘀咕了两句,便率先发难。他们与正道厮杀了几个时辰,本来已是强弩之末,又怎会是师傅的对手呢?”
  于霜微微一笑,也站起身,二人朝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小溪旁边,看着清澈水流,涓涓流淌,他将一颗石子仍入水中,水花登时飞溅起来。
  于霜道:“那后来我爹将那两个魔道少主杀了么?”
  潘心诚微笑道:“我原本以为,那两位少主要破釜沉舟,做背水一战,怎料他们虚晃两下,竟是想逃之夭夭。师傅一身修为其实等闲?不料还没等师傅出手,师娘默娆便先他一步,将他们二人腰斩了。”
  潘心诚说到此处,忽的回身笑了笑,拍了拍于霜肩膀,对他道:“师娘默娆一生除恶务尽,虽然手段是狠了点,但也不失我正道体面,后来我依稀记得,师娘好像跟师傅吵了几句,便回身化作绿芒飞走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因何而吵。”
  于霜沉吟了一下,然后道:“我出世以来,爹和娘自从来都没有吵过架,爹很敬重娘,娘也很体贴爹。我从没有见过爹与人发生过争吵,倒是娘常常会教诲我和滢儿。”
  潘心诚迟疑了一下,目光看向于霜,淡淡道:“你听过一个传闻吗?世人都说师娘是被师傅杀死的,我从不听信谣言,我虽然和师傅相处的时间并不久,但我很了解师傅,他是宁愿自己受累,也不会牵连别人。但毕竟传言都不是空穴来风,你可知道此事?。”
  于霜脑子里闪出诸多爹和娘的画面,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淡淡道:“我之前并不知道爹和娘竟然会是大名鼎鼎的‘道尊’和‘道仙’,这些我也只是从《南国史册》上了知道的。”
  说到此处,于霜尴尬的笑了笑,摸了摸后脑,喃喃道:“其实现在说起来,我也很难将爹和娘跟书上说的两个大神仙联系起来。爹和娘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并没有书上说的那么夸张。”
  潘心诚也讪讪笑了笑,仔细想想,其实也对,师傅和师娘早已息影五十余年,就是想隐姓埋名做个普通人,又怎会无缘无故地显露神通,引人猜疑呢?
  “潘叔叔,你是怎么认识我爹的呢?我爹又是怎么救你的呢?”于霜忽然开口问道。
  潘心诚闻言看了于霜一眼,拂扇而笑,转过身抬步向前走去,口中徐徐道:“正魔激战,难免有漏网之鱼的幸存者,我蜷缩在墙角旮旯处吓得也不敢出去,后来魔道两位少主被师娘杀了,我原以为这场战争结束了,于是便出门寻我爹娘。那时心里也很憷,不知爹娘是否还活着,我声嘶力竭地喊着‘爹娘’,但是周遭都是一片狼藉,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潘心诚说到此处,仿佛回忆起了伤心事,他脸上的血色也在一分一分地褪去,声音也开始变得颤抖了起来:“谁知整条街上竟然没有一个幸免于难的城民,遍地尸体,触目惊心。最终我在家里找到了我的爹娘……”
  他说到此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仿佛最让他痛楚的,就是这个缠绵几十年的梦魇。于霜能感觉得到,他在极力的控制着情绪,以至于身子都开始有些筛糠。
  潘心诚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底底的说了下去:“我找了我爹娘的尸体,爹护着娘,伏在娘的身上,可是一把长剑刺穿了我爹的躯体,也刺穿了我娘的躯体。……我看到这一幕时,除了嚎啕大哭以外,便是心丧若死。我身旁就躺着一个穿着魔道服饰的人,我拔出我爹身上的剑,对着那个魔道贼人的尸体一通乱砍乱刺,就像中了魔怔一样,血溅满了我的脸。”
  于霜听到此处,也不禁眼眶一热,泫然道:“对不起,潘叔叔。我不该提到你的伤心事。”
  潘心诚闻言朝他摆了摆手,忽的转过头来涩声笑了笑,道:“无妨,后来我情绪发了疯一样,不料身后忽然有一个身影站在了门口,他的影子斜斜地照了进来,我惶恐的回过头,看到那正是一个满身血污的魔道贼人,他手执钢刀,看着我狰狞大笑,我心中犹如烈火焚练,竟也没有一丝的恐惧害怕,执剑大喊着就刺了过去……”
  于霜眼睛挣得大大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问道:“你杀了他吗?”
  潘心诚看着他,苦笑了一下,道:“那时我还不是修道之人,只是个普通的孩子,又岂会是他的对手?但我那时已经丧失了理智,我一心想着替爹娘报仇。不料这一剑刺空,顿觉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正躺在一处山丘上,正是师傅救我离开了紫阳城。”
  “在我万般哀求之下,师傅答应收我为徒,传我道法。但也仅仅共处了不到半年,师傅就留了张字条给我,自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师傅了。”
  于霜奇道:“是什么字条呢?”
  潘心诚顿了顿,微微叹了口气,道:“他希望我将他交给我的道法融会贯通之后,去做一方保境安民的侠士,后来我也就照他的话做去了。也就有了今天的局面。”
  于霜怔怔点了点头,徐徐道:“原来如此。难怪我在潘叔叔的身上,隐约能感受到父亲的影子。”
  “是吗?”潘心诚脸上颇有几分惊讶之色,淡淡道:“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尊崇着师傅的传承,所走之路,均是按照他的意愿,所幸,如今也并无遗憾了。”
  于霜忽然道:“可是如今走着父亲所指之路,是潘叔叔用无数伤痛换来的,霜儿想要问潘叔叔,如此值得吗?”
  潘心诚微微一笑,看向远方,缓缓道:“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段挥之不去的痛苦往事,这个往事往往会成为你的梦魇。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段回忆,否则,很容易迷失自己,忘记初衷。”
  于霜心中不解,疑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人要经历这些苦楚的经历呢?平平淡淡,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潘心诚淡淡笑了一下,忽的指着身旁的一棵粗壮的大树道:“你看这棵树,他在潘府已经生长了四十余年,倘若我们置之不理,任其自生自灭,他怎会如此挺拔的长下去?我等干预兴许它会感觉到痛楚,但若想让自己更加粗壮挺拔,这份痛处也是必然承受的,不是吗?”
  于霜闻言缓缓点了点头,觉得潘叔叔所言的确是有几分道理。
  潘心诚又道:“倘若没有那次屠城,没有那次正魔大战,也不会有我潘心诚现在的处境。我乃是修道之人,现在身系一城子民的安危,虽然平日繁琐,但我乐在其中。我一直传承着师傅的教诲,做个保境安民的正义侠士,我做到了,他的教诲让我不会碌碌无为的了却一生。”
  于霜闻言茅塞顿开,拱手对潘心诚道:“潘叔叔说的有理,霜儿受教了。就好比之前霜儿家中没有遭此变故,我懵懂无知,不知怜惜。如今爹娘双双离开了我和妹妹,我便觉得妹妹是我这一生要保护的人。我决不能让她受到一丝伤害,这也就跟你认为这一城的子民是你要守护的人一样,我要守护的,就是滢儿。”
  潘心诚微微一笑,抚了抚于霜脑袋,道:“正是如此,每一次苦痛的经历都会让你成长,让你明白你的责任和担当。就跟滢儿一样,她也自会视你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要守护的人,也就是你。”
  于霜忽然觉得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向潘心诚拱手郑重地道:“多谢潘叔叔点拨,霜儿顿时觉得拨云见日。”
  潘心诚哈哈一笑,温和的手掌搭在于霜肩上,继续向前走着,道:“不用谢我,这些事我不讲,你日后也会明白的。我若不经历惨绝人寰的屠城之事,我也不会守护这一城子民的安危,我若不失去双亲,我也不会收留这许多因战乱而失去双亲的遗孤。说到底,因为我能体会他们,能与他们感同身受。”
  于霜缓缓点了点头,脑海里思绪一缕缕向他纷至沓来,让他觉得全身都亢奋不已。
  “潘叔叔,不如你教我道法吧,我要保护滢儿,保护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于霜忽的斩钉截铁的道。
  潘心诚似是吃了一惊,他侧目看向于霜,只见于霜一脸坚毅神情,似乎下定了决心。
  潘心诚呵呵一笑,拍了拍于霜肩膀,笑道:“这才是好男儿本色嘛,堂堂男子,就应当修习道法,将来做个对天下子民有用之人才对。师傅道法高深,他要守护全天下子民,我们道法远不如他,就守护一城子民的安危。倘若天底下所有修道人士都是这般,那么就能让平常子民远离战乱。难道不是吗?”
  于霜点了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满是疑惑,脸色也忽的沉了下来,对潘心诚道:“潘叔叔说的是,只是爹和娘在世时,曾对我千叮万嘱,让我万万不可修习道法,不知为何?他们对滢儿都没有这样禁令过。”
  “噢,竟有此事?”潘心诚迟疑了一下,淡淡道:“无妨,料想师傅师娘不愿让你们卷入乱世斗争,他们一生修道,命途坎坷,深知己任,所以不愿让你们也陷进来。”
  于霜心中着实欣喜,在这乱世之中,正魔纷争不断,荼毒百姓,若能修习道法,那么就不用怕滢儿在受人欺负了。
  一念及此,于霜单膝跪地,拱手道:“潘叔叔,请您教我道法。”
  于霜的举动吓了潘心诚一跳,潘心诚将于霜扶起,拍了拍于霜肩膀,笑道:“不必多礼,说起来师傅传我道法,可我资质悟性平平,这几十年来,只学到些许皮毛,不及他的十中之一,汗颜的紧呐!如今我将他传授与我的法诀,倾囊相授与你,盼你能学成之后,做个像师傅那样顶天立地的英雄。”
  于霜重重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坚毅表情,心里暗下决心,定要努力修行,口中道:“爹将他的意志传承给了潘叔叔,如今我也会将爹的意志继承下去!”
  潘心诚哈哈一笑,眼中满是赞赏之色,拍了拍于霜的肩膀,拂扇笑道:“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孺子可教!”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