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眀玥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单骑会敌友

  抚远城行宫。
  张玥躺在房中床上,随御驾而来的太医为其诊脉后,回禀皇上,皇后娘娘并无大碍,只是身上有几处淤青,吃几付活血化瘀的药,几日便好了。
  朱佑樘紧锁的眉头,这才稍稍松解。太医按方煎好药,朱佑樘亲手喂爱妻吃下。
  张玥咽下最后一口苦涩的药汁后,将碗给了身侧的一个侍女,眼中充满担忧,“皇上,那日我被劫走,如水舍命救我,被卢临海打伤,如今我回来未见到她,可是有什么不测?”
  萧敬在旁边赶紧答道,“娘娘不必担心,如水右臂多处骨折,太医已帮她接好,身上受的内伤,需要静养数日。她听说娘娘平安归来,急着想来看娘娘,奴怕她见到娘娘激动导致内伤复发,所以未让她来。”
  朱佑樘握着她的手,“你不要担心别人了,好好休息才是。”
  张玥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几日后,张玥的皮外伤已无碍。她特意亲手做了些清淡的滋补元气的膳食,拿着探望了养伤的如水。
  如水的内伤好了许多,右臂固定身体前侧。见到皇后来探望自己,还亲手做了食物给自己。感动的热泪盈眶。张玥自是一番安抚。
  从如水那里出来,张玥想着朱佑樘这些日子操劳辛苦,便把多余的滋补膳食放在食盒里,拿去给他补身体。
  张玥刚走到朱佑樘处理军情的议事厅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激昂的劝谏声。
  “......陛下仁慈,不愿赶尽杀绝,但既然鞑靼不识抬举,拒绝议和,如此良机难再寻得,请陛下一举歼灭鞑靼,末将愿为陛下斩杀达延可汗!”
  “末将请战!”
  “老臣请战!”
  “......”
  此起彼伏的请战声络绎不绝,许久声音稍微平复时,传来了朱佑樘和缓却不失威严的声音,“朕既然给了鞑靼七日的考虑时间,怎能食言。明日便是期限之期,若达延可汗还冥顽不灵,朕再灭之,也不迟。”
  张玥在外面听了许久,思量片刻后,心中有了决定。她轻叹一声,将手中的食盒,交于了厅外的萧敬,嘱咐其一会大臣们离开,给皇上进呈,便转身离开了。
  张玥回房换了一身男装,悄然出了行宫,骑上一匹快马,离开了抚远城。
  ——————————————————
  落英谷内,鞑靼军营汗帐内。
  达延脸色铁青,眉头紧锁,身上只穿内衫,露出右臂,军医正在为他右臂的伤换药。
  帐内忽善在回禀最新军情,“......军中粮草只够今日之用,将士们士气颇为低落,明朝军队将落英谷团团围住,占据优势却围而不打,臣猜想明朝的议和还是有些诚意的,可汗,咱们不如与明朝议.....”
  “住口!”达延可汗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语,“本汗宁可战死,也不会向朱佑樘屈膝议和的。”
  忽善面露难色,却不敢再言。
  这时,帐外侍卫入账禀告,军营外一位青年男子,自称可汗当年福泉镇的故友前来相见。
  达延可汗脸色变了变,随即恢复正常。他让此人速速进帐。
  不一会儿汗帐内,多了一位身穿深蓝色外衫的汉人男子,正是女扮男装的张玥。
  达延可汗强忍着伤口处的疼痛,不可置信般的望着张玥未语,二人正僵持间,军医在包扎伤口时的手重了些,达延可汗低声呻吟,回身在军医身上踹了一脚,“废物!”
  那军医吓的跪在地上磕头,张玥暗自叹了口气,几步上前拉住了达延可汗的右臂上缠绕一半的包扎布。
  达延可汗身子一凛,疑惑的望着她。
  张玥淡然说道,“看什么?我会包扎伤口,十多年前,你就知道的。”
  达延可汗浑身一震,当年的张玥救他时,为他细心包扎的场景立刻闪过脑海,他的情绪平缓下来,眼神有些空洞,喃喃地说道,“我知道!”
  一旁的忽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之光,踢了跪地磕头的军医一下,给了他一个眼色,二人悄然退出汗帐。
  帐内只剩达延可汗与张玥二人。
  张玥从容的帮达延可汗包扎着伤口。
  达延可汗没有看她的脸,却感受到她手上的轻柔和温暖,脸色和缓了一些,“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张玥手上不停,嘴里说道,“是,看看草原之王是怎么落魄的。”
  达延可汗脸色一阵青白,却没有动怒,黯然说道:“这次我输给了朱佑樘。”
  “你没有输,他也没有赢,输的是这次交战死伤的士兵,受到波及的几国边境百姓。如果非得说这场仗所得到最大的胜利果实的话,我想这一战后,几国边境至少能换来好几年的和平。”
  达延可汗混身一震,眸光幽深起来。
  张玥将右肩的包扎带绑好后,轻声说道:“蒙克,不要再打下去了,大家议和好不好?”
  一声蒙克让达延可汗恍惚了一下,眼前的张玥的脸与当年救自己的那个女童的脸重合在一起。
  “大明皇帝派你来的?”
  “不!皇上并不知道我要来,是我自己偷偷来见你的。蒙克,当年我们相识时,你曾质问我,都不知道你是谁,就救你,我当时说我知道你是谁?你是蒙克!今日我来到这里,依然是因为你是蒙克,而不是达延可汗和草原之王。”
  蒙克的眸光闪烁不停,双手紧紧握成拳头,许久他蓦然放开握紧的双手,释然般轻轻吐出一口气:“小玥,你回去告诉朱佑樘,明日我会派人与明朝商定议和之事。”
  张玥喜上眉梢,激动的说道:“嗯嗯!”
  “还有!”蒙克几乎一字一句的说道,“今生,如果朱佑樘敢负你,纵使相隔千里,我鞑靼铁骑也会踏平大明,将你从他身边带走!”
  张玥愣了愣,心中涌上一丝感动,微微的点了点头......
  ————————————————
  张玥从鞑靼军营出来时,天色已经渐暗,她心中急切地想把达延可汗同意议和的好消息告诉朱佑樘。
  刚走到落英谷口,前面竟然旗帜飘扬,灯火闪动,竟是大明的军队。
  她愣了愣,难道是明军开战了吗?她心中着急,催马前行。只见军队当中马上端坐的正是大明皇帝、自己的丈夫朱佑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