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成白月光落地成霜 > 第八十二章 暗藏玄机的倒影

  “一弦师傅自知将不久于人世,但希望能有人将这首曲子传承下去,刚好遇到了会抚琴的高蓝。”
  高蓝有些低沉:“原来如此……只是,不都说出家人看开一切吗?这师傅为何如此看不开?”
  莫少芝负手踱步:“还记得见他的时候,他正在房里抚琴,我当时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
  “谁将心事付瑶琴,”高蓝道。
  莫少芝浅笑看了她一眼:“不错,是因为我当时就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似是对什么万分眷恋和热爱,那感情很充沛激荡,但是这里毕竟是寺庙,想来应该不会是情爱吧……”
  “可是刚刚在大火中,我又细细听了他的曲子,那感觉仿佛是一切都尘埃落定般的解脱和重逢,我这前后一对比不禁有些……疑惑。”
  难得见到莫少芝脸上露出一片迷惑的表情。
  白轻盈小心蹭了蹭他,示意他去看那方丈。
  此时但见方丈满脸惆怅,似乎是欲言又止,却又难以开口,踟蹰半晌:“几位施主先回去歇息吧,我还得去处理后面的事情。”说完就拂袖离去了。
  白轻盈托腮狐疑:“这里似乎藏着什么故事。”
  高蓝坐在了小狸猫边上,看着她:“唉,这只小狸猫是怎么了?也不是心肠那么柔软娇嫩的人啊。”
  “可能是长途跋涉加上情感纾解不畅,一下子堵了心神。也怪我,刚刚唤她起来的时候太心急了,她估计还在睡梦中,受了惊吓,毕竟她年纪尚小。”莫少芝温和说着。
  “嗯,好在没什么大事,我也就放心了。”高蓝说完帮她盖了盖被子。
  “高蓝,你回去休息吧,小狸猫这里有我照看着,你放心吧。”莫少芝道。
  白轻盈拉起了高蓝,对莫少芝说:“好,那就有劳莫兄了,我和小蓝蓝回去歇着了。”
  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白轻盈拉着高蓝来到外面就立马低声道:“小蓝蓝,你不觉得这一弦师傅的事,很古怪嘛,真相到底是什么啊?他为什么自焚啊?还烧了那么漂亮的月阁,我心里快被憋死了。”
  “好奇害死猫!”高蓝见他那么难受的表情,禁不住劝阻,“既然方丈不愿意说,那我们就别瞎打听了。”
  白轻盈却立马伸出手指指着她:“你可别跟我说你一点都不好奇!”
  高蓝有些恹恹道:“唉,想想那师傅抚的那么一首好琴,还将自创的曲子传授与我,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也会觉得无限惋惜,心里总有些堵得慌。白兄,我现在没什么心情去想别的了。”
  白轻盈见状,不禁想起上次她哭起来的状况,有些后怕,连忙轻轻拍了拍她后背安慰道:“好好,小蓝蓝就是心太软,咱们啥都不想了,这就去睡觉。”
  送回去高蓝,白轻盈又蹑手蹑脚窜了回来。
  小声在门口招呼莫少芝出来。
  莫少芝道:“白兄还真是有精力,这么晚了都不休息。”
  “莫兄,我记得上次去那一弦的房间,好像看到里面还有一处暗室,要不我们……”白轻盈看来是放不下这心里的惦记了。
  莫少芝隐笑:“这白兄看来是睡不踏实了。”
  “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若是有什么苦衷或者被这寺庙里的人陷害什么的,我们可不能坐视不理啊。看那老方丈的样子,明显是有事啊。”白轻盈捋着耳边的碎发,眼中浮现几分怀疑的神色。
  “嗯,白兄说的对,其实我也是满心好奇!”莫少芝点头道。
  “而且你说那一弦一开始弹得曲调,虽然我听不太懂,但也听出幽幽哀伤之意,但听你说,在那大火之中的曲子,怎么就一派淡然了呢?这点有些反常吧,常人在大火中边被灼烧边抚琴,别说能成曲调了,更别说是如此畅快的曲调,唉,这真是费脑子啊。”白轻盈越说越烦恼。
  莫少芝一拍他肩头:“白兄,淡定点,既然你也睡不着,我们就一起去瞧瞧,一探究竟。”
  临走前,莫少芝又查看了一下躺在那里的两个孩子。
  
  两人先是来到了湖边,远远望着那只剩一摊废墟的月阁。夜空中明月尚在,可是地上却是一片凄凉……想着白日见它辉煌的盛貌,俩人顿时唏嘘不已。
  寺里的和尚收拾妥当也都陆续回去休息了。
  他们俩个趁黑来到了一弦的房间。
  莫少芝点了灯,他们悄悄来到那间暗室。说是暗室,其实也不算隐蔽,就是在书柜旁边的一处小门。
  轻轻一推,门吱啦一声,就开了。有些阴森感袭来……
  两人蹑手蹑脚走进去,四下看了一圈,跟寺院里其他的禅房一样,并无异处。
  应该是一弦静心打坐,诵经的地方,干净整洁,只是那墙上,贴满了画纸。莫少芝掌灯细细看着,上面画的都是月阁的美景,四季都有,各各角度也都有,每一张都栩栩如生,美不胜收。
  “这一弦师傅还真是喜爱这月阁啊,难道喜欢到要跟它融为一体,一起走向极乐世界?这就是出家人的执念?可那毕竟就是处楼阁而已啊。”白轻盈又开始了不停的念叨,他在心里是十分为那一弦不甘。
  “等等!”莫少芝突然一脸肃穆。
  弄的白轻盈瞬间一个激灵,悄声道:“怎么了莫兄?你……你别突然吓我啊。”
  只见莫少芝抬手举着烛台,另一只手指着那月阁的画像,“白兄,你仔细瞧瞧,这画像里月阁的倒影……”
  白轻盈揉搓了下眼睛,脸庞几乎是要靠到了墙上,眨巴里几下眼睛,然后转过脸来,有些疑惑:“怎么瞧着,这倒影……像极了一个女子的身型啊。”
  “一般人作画,水中倒影都是寥寥几笔,描出轮廓即可,但是这些画上的倒影,好像本末倒置,简直比那本物画的都精细。
  本来这月阁的收腰形状就有些像女子,若不是仔细瞧,不会瞧出什么,但是现在看来,甚至连她的五官都能微微捕捉的到,这完全就是一个女子,根本就不是月阁的倒影!”莫少芝说完,将那墙上的纸撕下来,然后放在烛台边,让那烛心正对着那画上的倒影。
  接着他们抬头望去,墙面上呈现的影子……
  两人瞬间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