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时刻准备着领盒饭 > 029 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

  郝楠听完三人的对话内心澎湃不已:
  “大当家和二当家肯定是盛平大队退出的那些少于人员中的两人。”
  “自己现在总算明白了些,大当家当初说出用最后的生命为我践行的意思。”
  “莫非大当家认为我可以完成陆啸天未完成的事?开什么玩笑啊!顶尖的神魂者都领盒饭了。”
  郝楠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搞得身边的守卫一直好奇地打量着他。
  “傻狍子,你又发什么疯了吗?”
  郝楠扭头朝着守卫眨了眨眼,敲了敲头盔指着前方,示意他没事继续前进。
  守卫轻轻地叹了一声,收回目光朝着前方,不再关注郝楠。
  郝楠呼出一口气,心里继续嘀咕:
  “虽然不知道顶尖的神魂者到底有多强,但是听他们聊天的语气,肯定不会太弱。”
  “大当家你在天之灵肯定看到了,目前我的实力太弱了,就算想也完不成啊!千万不要缠着我啊!”
  “再说了我最多有点同情心泛滥而已,还没到为了所有人的梦想,而选择随时随地去领盒饭的高度!”
  此时,张翠寇开口打破现场的沉寂:“陈大小姐,前面就是盛平寨了,等会我们要步行上山。”
  “好。”
  郝楠闻声立马收回思绪,众人在补给区下马,步行向着山上而去。
  郝楠边走边望着周围熟悉的场景,已经被破坏的杂乱不堪,心底暗自惋惜。
  很快众人来到隧道口,发现了吴大伟张翠箐等人。
  吴大伟热情地跑到吴四雄面前:“四弟,家族怎么派你来了,其他的兄弟姐妹没有来的吗?”
  吴四雄平静地抓吴大伟的手:“大哥,我们上山再说。”
  “好。”
  张翠箐只是朝着张翠寇微微点头示意,心里疑惑他怎么会来这里。
  见张翠寇同样微微点头向她回敬,也就没多想,随众人一起向着山上大厅走去。
  众人来到大厅坐定,张翠寇率先的开口问道:“张翠箐,黑风寨地牢里关着的少年是怎么回事?”
  张翠箐内心一惊,面无表情的回答:“什么黑风寨,我不知道!”
  张翠寇愤然地起身指着张翠箐:“不要再演了,黑风寨的当家是你二叔,你会不清楚?”
  “你二叔当土匪配合你父亲为了敛财,屠杀多起从边疆城经过的商队。”
  “张虎现已死不再追究,我这次来这里,主要的目的是抓家族罪人---你父亲。”
  “他用禁药摄魂破毒害族长长子,让族长长子变成废人,现在已经被押回帝都。”
  “还有你们这一系的人,经家族会决定全部踢出张家,你让他们束手就擒随我回帝都吧。”
  张翠箐顿时脸色苍白,咬牙切齿说道:“你诬陷我们,我要见大长老。”
  “如果我们现在束手就擒,你能保证我们不会死在路上?你能保证我们安全到达帝都?”
  张翠箐看着被问发蒙的张翠寇,继续说道:
  “你不能,所以在没有见到大长老前,不要妄想我们束手就擒。”
  张翠寇瞬间收起发蒙的表情,当即哈哈大笑:
  “你还要见大长老!我明确告诉你,就是大长老揭露你们这一系的罪行。”
  张翠箐闻声内心瞬间崩塌,明白了自己这一系,被大长老利用完后无情的抛弃,父亲肯定会在路上被灭口。
  立即走向吴大伟抓住双臂恳求说道:“吴郎,你要救我啊!你知道我什么都给你了,我还是有价值的!”
  吴大伟看向吴四雄艰难的说出:“四弟,你救下箐儿一人吧!她已经是我的人,而且她的能力也很出众!”
  吴四雄同情的看着吴大伟没有回答,而是向外大喊:“带进来。”
  “是。”
  三名守卫应声押着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年轻女子走进来。
  张翠箐看到进来的三人彻底惊呆。
  吴四雄指着年轻女子:“你来告诉我大哥是怎么回事。”
  年轻女子当即跪地哭泣的解释:
  “我是张大小姐身边的侍女,那天吴大少在边疆城喝醉后,是我从小姐房间的暗道进去和小姐对换陪吴大少睡觉。”
  “等我们完事后小姐又和我对换回来,其实小姐早就失身给张翠磊了。”
  张翠箐颤抖的手指向年轻侍女:“你。”
  年轻侍女瞬间转向张翠箐跪着:“小姐,你不要怨我,我不如实说出来,他们会杀了我们一家。”
  “你给我的补偿,都被我父母拿去四方城豪赌输了出老千。”
  “最后被吴家人抓住,为了保命我父母拿出吴大伟的消息作为交换。”
  吴四雄挥手示意守卫押下去,望着三人出去后:
  “大哥,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你我是亲兄弟,我怎能看你被戏耍啊!”
  “至于其他兄弟姐妹不添乱就算是帮你大忙了。”
  吴大伟面部狰狞大怒:“贱人。”当即拔出剑向着张翠箐刺来。
  张翠磊听见吴大伟怒声及剑出鞘的声,立即推开身边张翠菁。
  “噗嗤”张翠磊一口鲜血喷向张翠箐的脸上。
  张翠箐瞬间被一股热浪惊醒。
  随即扶住被剑刺穿胸口的张翠磊,发出痛苦尖叫:“啊......为什么会这样。”
  张翠磊口冒鲜血握住张翠箐的双手断断续续地说道:
  “箐.....儿.....做回...当初的..自己...好..好的..活....下....去。”话音刚落,双手顺势滑落垂下。
  吴大伟刚想举剑再次刺向张翠箐,当即被旁边的张翠寇制止住:
  “她是要押回帝都的,等审查出结果,会给吴大少满意的答复。”
  这时外面进来一名守卫,轻收轻脚地来到陈熙柔所在位置。
  在其身旁黑袍神魂者的耳边嘀咕一会,随后向外面退去。
  黑袍神魂者则转头扫了一眼身后站着的十位守卫,对着中一名招手示意过来。
  被点到的守卫来到黑袍神魂者身边,黑袍神魂者在守卫耳边嘀咕几句,守卫点头立即归队。
  队伍中的郝楠隐隐感觉有些不妙,突然一声“战”字响彻大厅,队伍中九人闻声拔起腰间佩剑做出进攻之态。
  只有郝楠傻傻站着未动,心底一沉:“不好,穿帮了。”
  郝楠明白目前的情况只有先下手了,一系列的想法瞬间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刹那间连放三道“弹线”,二道射向吴氏兄弟,一道射向张翠寇。
  随即开启写轮眼躲过陈熙柔身边两名黑袍神魂者攻击,瞬间来到陈熙柔背后。
  快速右臂环抱陈熙柔腰部,左手掐住脖子喊出:
  “你最好不要妄想动用神魂,不然你的脖子会立马碎裂,让他们退后。”
  郝楠控制住陈熙柔后打量着在场的众人,果然其他的黑袍神魂者与自己预想的一样,去抵挡“弹线”救其主人。
  地上只倒下两人一是吴大,二是吴大伟,吴大肯定是为吴大伟挡“弹线。”
  以为能挡住怎知两人一起被洞穿了,算给大当家二当家收点利息。
  同样的一道透明细线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从吴大的白袍处飘出被郝楠胸口处“9”号数字吸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