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国漫系统的异界日常 > 第一百三十章颜青暗恋青橙?

  “青橙?青橙你来啦~”
  就在青橙不在纠结于谁有没有偷看她的房间的时候,白敬祺凑了上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邱璎珞翻着白眼,拼命的向白敬祺使眼色。
  只是现在喝的烂醉的白敬祺哪能注意到邱璎珞的暗示啊。不管不顾的继续缠着吕青橙。
  “青橙,我好难受啊。我们憋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没成想一转眼你就到了别人的怀里了。”白敬祺抱着陆三金(陆三金:你别问我为什么抱着我,问就是不知道)
  “白敬祺你在搞莫子哦?怎么又喝这么多酒?”吕青橙之前只是看到白敬祺和其他几位在喝酒,并没有太过关注。镖局的大家一高兴了也是喜欢聚在一起喝一杯的。这很正常,只是现在白敬祺走进后才发现他已经喝的烂醉。
  “你嫌弃我,你又嫌弃我。我知道,我长得不帅,又怂又面儿,还很幼稚。所以我祝福你,祝福你和颜青白头偕老,早生贵子~”白敬祺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没有给吕青橙解释的机会,直接醉倒。
  脸贴着陆三金的肩膀慢慢的往下滑,直至地面。如同烂泥一般瘫软在地。
  “诶!你几个意思啊?”吕青橙一听这不着四六的话当时就火了,一个小跳进到了厨房之中。准备上前将白敬祺叫醒质问。
  陆三金等人见状感觉上前阻拦,他们可是知道吕青橙的武力值的。白敬祺要是这时候挨上一下子非得出人命不可。
  不远处还在喝酒的蔡八斗和恭叔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赶紧放下酒杯一起拦着吕青橙发火。
  “你们什么意思啊?帮他不帮我是吧?秋月姐你也不帮我?还有璎珞姐你怎么也帮着他们。”吕青橙被众人拦下,有些气急。她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好姐妹也不肯帮着自己。
  “你就别说了,赶紧回去好好躺着休息吧。你这才刚破身,身子要紧好吗。”邱璎珞挡在白敬祺面前苦口婆心的劝着。
  “是啊,青橙啊,你这个时候就好好休息一下吧。不要再胡来了,敬祺这边要是说了什么醉话你就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好吗。”恭叔虽然已经有些醉意了,但是毕竟纵横花场这么多年了,这点量还是有点。
  “是啊,你看敬祺为了把自己折腾这样也挺不容易的,你就放他一马吧。”蔡八斗没有那么多弯弯,他只是太清楚白敬祺喝醉后那口无遮拦的德行。所以现在认定了是白敬祺出言不逊惹到这位姑奶奶了。
  看着几人寸步不让的样子,吕青橙更加恼火了。什么就是刚刚破身了啊?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谁破身了?什么就高抬贵手,我要让白敬祺说清楚他刚刚几个意思。”吕青橙说话间在次冲了上去,不过又被挡了回来,气的她直跺脚。
  “你就不要装了,刚刚敬祺就在你门口。只是最后估计你的面子没有冲进去而已。”恭叔扶起敬祺,准备随时跑路。顺便想吕青橙解释下事情的原委。
  “刚刚?什么东西啊?刚刚我走火入魔颜青帮我梳理筋脉啊?”吕青橙这时候更加迷糊了。
  “嗯?”众人Σ(゚∀゚ノ)ノ
  “真的假的?”盛秋月(≖_≖)
  “老子信了你的邪,手拿来。”邱璎珞一脸见鬼的表情。合着刚刚那些惊悚(白敬祺血战颜青)悬疑(颜青和吕青橙探秘)谍战(恭叔唇语)枪战(白敬祺的火枪)苦情(颜青敬祺青橙三角虐恋)剧的内容都是自己这些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做瞎想出来的?
  抓起吕青橙的手腕,邱璎珞的表情从疑惑,到诧异再到最后的震惊。
  “还真的是诶。这个脉象还真是走火入魔刚刚恢复的样子诶。而且也没有被破身的……”邱璎珞把过脉之后惊呼起来。只是说到后面就被吕青橙杀气吓得不敢多说了。
  “那什么,今天天气还真不错啊。哈哈哈……”陆三金这时候酒已经醒了,被吓醒的。身体里的酒精跟着一身冷汗被排出体外了。
  好家伙,的亏刚刚没说什么胡话,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其他人这时候也都借着陆三金的话往下说嚷嚷着要出去赏月。很不讲义气的丢下白敬祺跑了。
  吕青橙看了一眼地上的白敬祺,叹了一口气。心里吐槽自己上辈子一定是造了天大的孽。这辈子才会喜欢上这么个玩意儿。
  提起白敬祺,丢到床上盖好被子之后,吕青橙就离开了房间。
  没有过多的去照顾白敬祺,毕竟脾气再好的人,被人这么误会这时候也是会生气的。再说了他的房间还躺着一位呢。
  “你们说接下来怎么办?”
  刚刚散去的众人再一次聚集到了一起。这一次是在陆三金的房间里。
  “不知道哇,反正吧我就感觉今天发生的这事儿吧贼刺激。”蔡八斗这时候也清醒了,喝了邱璎珞准备的解酒汤后蔡八斗觉的自己又行了。
  “这不是重点,我是说颜青怎么办?”盛秋月
  “颜青?这关颜青什么事啊?”蔡八斗不解
  “笨,帮人梳理筋脉诶,尤其是这人还走火入魔了。你自己也是练武的,这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啊?”邱璎珞
  “危险很大,一个不小心不仅是青橙小命不保,连颜青也不会好到哪去。这轻则武功尽失,重则小命不保。”恭叔这时候也缓过劲来了。
  “这么危险啊?”陆三金一脸惊讶,他不会武功所以刚刚听到走火入魔的时候并没有太大反应。
  “是啊,当家的你不练武,这你是知不道哇。就算是至亲之人也不一定敢去帮走火入魔的人梳理筋脉啊!”蔡八斗
  “那你们的意思是?”陆三金有些迟疑,或者说是不敢相信。这平时也没看出来啊。
  “颜青肯定是喜欢青橙的,而且在这之前青橙说过颜青鬼鬼祟祟的像是有什么事儿瞒着大家。反正我是没看出来的。
  所以啊我们不妨大胆的假设一下,颜青喜欢青橙。所以会不自觉的去关注青橙。
  而青橙呢,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才会觉得颜青怪怪的。”恭叔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分析这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对啊,当家的你还记得上次不?敬祺和青橙闹别扭,颜青好像也是怪怪的,还主动接下了押镖的任务呢。”蔡八斗一拍脑门,煞有其事的叫唤着。
  “你还别说,还真是嘿。”陆三金一想还真想那么回事。
  “真好啊,青橙。敬祺对她是死心塌地,现在又来一个愿意为她去死的颜青。真幸福~”邱璎珞
  “嗨喔,青橙这次真的是因祸得福了喔。就是接下来不知道怎么选了。”盛秋月邱璎珞的话一百个认同。
  “要我说肯定是颜青啊,你看他虽然年纪比青橙小了一点,但是不伦是长相出身人品还是性格都是一流的。”邱璎珞支持颜青。
  “那也不一定啊,敬祺和青橙从小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感情也不是假的吧。”盛秋月支持敬祺。
  “这事儿你们就别瞎掺和了,让青橙自己做决定吧。”陆三金觉得支持当事人自己做决定。
  “当家的说的对,这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才知道。这事儿让青橙自己做决定比较好。”恭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