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何日请长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办法总比困难多
在对丽佳总店的经营做了若干重要指示之后,唐子风告别黄丽婷,返回了临一机,径直来到劳动服务公司。
  
  “唐助理回来了听说你从京城弄回来200多万的电脑,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见到唐子风,张建阳满脸笑容地恭维着。看来电脑的事情在临一机还真是引起了广泛的震动,以至于大家见到唐子风的第一句话,都是说这件事。
  
  唐子风摆摆手,没有接张建阳的话茬,而是直入主题,说道:“老张,我上午刚回来,周厂长就找我谈了,说要抓紧落实分流职工的安置问题,劳动服务公司这边是主力,你准备好没有”
  
  张建阳的脸迅速地由晴转阴,他说道:“这件事,周厂长和张厂长都找我谈过。劳动服务公司经过去年的调整之后,各个部门都开始盈利了,经营项目也增加了,倒是能够安置一些分流职工。可是,厂里的意思,是希望我们能够安置1500人,这个压力就太大了。不瞒唐助理说,我这些天一宿一宿地睡不着,都是在愁这件事呢。”
  
  唐子风看着张建阳那红光满面的脸,笑着说:“老张,你蒙谁呢我怎么觉得,你比去年我刚到厂里的时候可胖多了,这像是一宿一宿睡不着觉的人吗”
  
  张建阳立马就窘了,他摸着自己的脸,讷讷地说:“我的确是胖了一点点,比去年胖了十几斤吧。主要是原来在办公室做行政,头绪太多,这侍候领导……,呃呃,这也不用细说了。这几个月,我到劳动服务公司当经理,有唐助理你帮我掌舵,劳动服务公司的业务大有起色,我也觉得自己不再是个废物了。这不,人一心宽,就胖了……”
  
  “现在你理解周厂长的苦心了吧”唐子风问。
  
  张建阳连声说:“理解了,理解了。周厂长让我到劳动服务公司来,绝对是为了关心我。我真没想到,我老张还有点用处,不是光会侍候领导的。”
  
  唐子风说:“所以呢,这次厂里给你压更重的担子,同样是为了培养你,你怎么能够心存怨念呢”
  
  “唐助理批评得对,我的确不应该……,咦,我没有心存怨念啊。”
  
  张建阳说到一半,才发现不妥。自己啥时候就心存怨念了就算是心存怨念,又怎么会被唐子风给看出来了。这可是打死都不能承认的事情啊。
  
  唐子风呵呵笑道:“如果不是心存怨念,你就应当能够想出办法的嘛。俗话说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是不是”
  
  “这个……,主要是我水平有限,我在公司里拼命挖掘潜力,到目前为止,也就能够挤出200个左右的岗位,而且有些岗位还比较苦,恐怕厂里的正式职工是不愿意接受的。”张建阳说。
  
  “不接受就是等着拿每月100元的工资吧。”唐子风说,接着又说道:“老张,你的思路还要再放开一点,不要光想着挖潜,还得创新。整整1500人,你靠挖潜来解决,肯定是解决不了的。只有开拓新业务,才能容纳下这么多人。”
  
  张建阳苦恼地说:“我也想过开拓新业务啊。比如说吧,公司原来下属有三个饭馆,在搞了承包制以后,全都盈利了,现在是顾客盈门,星期天的时候甚至还要等座。我琢磨着,下一步可以再开三个饭馆,这样起码可以创造出120个安置岗位。可到目前为止,我能想到的,也就是开饭馆而已,至于其他的业务,我一时就想不出来了。”
  
  “黄丽婷在临河市中心租了一个场地,准备开一家新的超市,你知道吗”唐子风问。
  
  张建阳点点头:“我知道,她跟我说了,说超市的名字叫丽佳超市,还要把东区超市改名为丽佳超市的分店,我还正想向你请示一下,看看合适不合适。”
  
  “你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呢”
  
  “唐助理,你知不知道,黄丽婷在临河市中心开的那家超市,是她和其他人合作开的,和我们劳动服务公司没啥关系啊。”
  
  “我知道啊。”
  
  “那么她把东区超市改名叫丽佳超市的分店,不是相当于占了咱们的便宜了吗”
  
  “你是说,改了名字,她就能多占股权”
  
  “这当然不会。”
  
  “改了名字,生意会变差”
  
  “……听她的意思,生意可能还会更好一些。”
  
  “你觉得东区超市的名字比丽佳超市好听”
  
  “……”
  
  张建阳无语了,这是什么神逻辑啊。
  
  “这不就得了”唐子风说,“不瞒你说,把东区超市改名为丽佳分店的主意,是我给黄丽婷出的。超市这种业态,讲究的是一个规模效应。如果两家超市能够联合起来,一是采购的时候价格可以更低;二是库存可以压缩,万一哪个店出现断货,另一个店可以调配过来;第三是共享品牌,大家觉得你的实力强,就更愿意到你这里买东西。
  
  “所以呢,把东区超市改名为丽佳分店,对于劳动服务公司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反对呢”
  
  张建阳被唐子风说得晕晕乎乎,不过有一点他听明白了,那就是这个主意是唐子风出的。既然是唐子风的主意,那他还反对个屁啊。别说是什么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主意,就算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他张建阳也得举双手赞成不是
  
  厂里早就有人在私下里议论,说黄丽婷所以能够办成东区超市,背后有唐子风的大力支持。至于唐子风在此事中能够拿到多少好处,大家说法不一,但没有一个人相信唐子风是清白的。这年头,有大公无私的人吗
  
  从这件事里,张建阳对于厂里的传闻又多信了几分。不过,他对唐子风也没什么恶感。黄丽婷不过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家属,经唐子风稍一点拨,就能做成这么大的买卖,说到底,不还是唐子风的能耐吗人家凭本事赚钱,没占厂里一分钱便宜,自己有啥理由去指责他呢
  
  “唐助理看问题果然深刻,我老张真是鼠目寸光,拍马也赶不上唐助理的见识啊。”张建阳痛心疾首地做着自我检讨。
  
  唐子风说:“老张,我刚从黄丽婷开的丽佳总店那边过来,她跟我说了一件事,我觉得需要和你商量一下。”
  
  “哪里哪里,唐助理有什么指示,就尽管说好了。”张建阳说。
  
  唐子风把刚才与黄丽婷讨论过的事情向张建阳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从黄丽婷那里得到一个启发。咱们没必要等着你把岗位空出来,再来安置这些分流人员。我们可以在劳动服务公司下面,直接成立一个劳务派遣公司,把1500人都接收过来。
  
  “没事的时候,这些人就照着厂里的标准,每人领100元的基础工资,你随便给他们安排一点打扫卫生、修剪树木之类的事情,实在没事可做,大家呆在屋里默写职工守则也行。总之一句话,不许迟到早退,不许旷工。”
  
  “这没必要吧”张建阳小心翼翼地反驳道,“有些人有门路,能够在外面找到一点零工做,总比呆在屋里默写什么职工守则强吧”
  
  唐子风笑道:“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们鼓励他们到外面去打零工,包括到黄丽婷的超市去工作。但他们如果要去外面打工,身份必须算作临一机的派遣人员。届时厂里不再给他们发放工资,用人单位每月要向劳务派遣公司交纳每人10元的管理费,否则按旷工处理。”
  
  “这不可能!”张建阳脱口而出,“他们出去打工,凭什么给厂里交管理费呢”
  
  “因为我们可以保留他们的编制啊。”唐子风说,“不想交管理费也可以,连续一星期无故旷工,直接开除,以后就别想回来了。”
  
  张建阳明白了,这不就是过去停薪留职的套路吗当然,过去办停薪留职的,都是想到外面去赚大钱的,而唐子风现在搞的这一手,是逼着那些被厂里分流的职工办停薪留职,这些人恐怕不会太乐意吧。
  
  想到此,他苦着脸说:“唐助理,这样一来,得罪人的事情可都在我这里了。”
  
  “只要有了制度,你照章办事,说得上是得罪人吗”唐子风说。
  
  张建阳说:“话是这样说。我估计,这个制度真的执行起来,这些人肯定还要翻天的。我这里倒无所谓,反正只是一个执行部门,厂领导那边,不知道准备好没有。”
  
  唐子风说:“厂领导那边的准备,自有周厂长去安排。周厂长说了,长恨不如短痛,压力再大,这一关也是必须要过的。至于你这边,也不是消极等待,还要继续创造安置岗位。你这里安置的人员越多,厂里的压力就越小,你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刚才咱们不是还没讨论出安置办法吗”张建阳旧话重提。
  
  唐子风说:“没错,我刚才跟你提黄丽婷的丽佳总店,就是想跟你讨论拓展业务的事情。我琢磨着,黄丽婷能够跳出临一机的范围,到临河市去开拓业务,而且能够吸纳厂里的富余人员。其他人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呢”